在青島市城陽區新建的現代化住宅新區山水嘉園的高樓和別墅群中,一個居住過三代農民的農家院,也許將被長期保留。自2013年3月份至年底,農家院周圍陸續展開施工。被大片的黃色沙土環繞著,聳立在中間的農家院儼然成了一座“孤島”。(1月14日《北京青年報》)
  城陽區羅圈澗舊村改造11年,該農家院戶主也“抗拆”了11年。中國的現代化進程轟隆隆的碾壓著所謂的欠發達地區,“強拆”與“抗拆”便蟄伏在其中,造就了政府、開發商、老百姓三者間周而複始的矛盾。誠然,拆遷問題中有不負責的政府官員,有利益熏心的開發商,更有貪得無厭的釘子戶,但在青島城陽區這起“孤島”事件中,開發商掘地三丈棄舊房於荒蕪高地之上,政府亦無所做為,極端的處理方式讓今冬的寒意更加深刻了。
  拆遷的目的是為了更好的建設,獨遺一處,藍圖不易規劃,住戶也寸步難行,謀求一個共贏的“點”,便是皆大歡喜的事情。只是,這其中牽扯的問題複雜,最需要的是拆遷方與住戶良好、有效的溝通。
  在其位的政府人員,既然有心建設,前期的工作一定要做到位,讓老百姓清楚、明白自己將何去何從,自己將失去什麼,得到什麼,一定保證老百姓們利益。遇到問題,有著行之有效的方案措施,政府要做的就是在不斷的溝通中為老百姓考慮,為老百姓謀福祉,拉攏老百姓,而不是“孤立”他們。
  另一方面,沒有精鋼鑽不攬瓷器活,開發商在接手片區時就應該做好面對拆遷問題的心理準備,最好的是有自己的一套合理的解決方案,畢竟是要從老百姓的身上分得自己的“羹”,多體諒他們,懂得讓利,贏得贊譽方有更大發展,何樂不為?
  孤立是一種冷暴力,用它來處理拆遷問題是一種只“堵”不“疏”的“防洪”方式。從重慶九龍坡的“孤島”被人稱作“史上最牛的釘子戶”,到廣州珠海的“孤島”被人稱作“海珠最牛釘子戶”,還有浙江台州、甘肅蘭州、安徽蚌埠等等,“孤島”現象不勝枚舉,“孤島”問題久存難“拆”,青島的“孤島”似乎只是又一股按捺不住的洪流。
  我們的社會是一個整體,賭氣式的“孤立”是一種極端與幼稚的矛盾處理方式,看見的是孤立一座房,看不見的是孤立一群人。“孤島”孤立的不止是老房子,一個成熟的政府與一個有公德心的企業應該明白民心與蠅頭小利在權衡的天秤上孰重孰輕。
  文/顏琴  (原標題:“孤島”:孤立的不止是老房子)
創作者介紹

王心凌

qcygtok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